想找哪一朵雲?

Wednesday, June 13, 2018

用那些瞬间堆砌成什么


在旧物堆里考古似的发掘到过去不同时刻在不一样的笔记本里写下的文字,没有日期或时间的标记,句子内容未必能够提示时间点和书写情境,留下谜样的猜测和揣度……那些大概是不同旅游或出行经历里携带的记事本,被镌刻了若干页就继续凝视空白空间的纸质尸骸,那些我也说不清算不算宝贵的字句记录就被落在时间里了。
对于再度发现它们,我也不知道究竟该做何处理——要引用到下一篇作品吗?还是让它们悄悄地继续被掩藏?我可以利用它们堆砌出一些什么壮丽雄浑的结构吗?那对我的生命会有什么附加的意义呢?字体不美、思绪散乱粗糙,我客观地瞅着它们,拿不定主意。然后我决定就开始再写些什么吧,于自己与它们之间拉开多一些距离,书写的距离,也许我过后就会有答案(在执意需要一个“答案”方可继续下去的生命循环里拼命攫取着一个交代)了。
长期习惯或和过度纵容的不细密地思考,活在忙乱里总是迷迷糊糊的。直到无心插柳地衍生出什么脸自己都吓一跳的结果,种种的可能性又是谁会知道的呢?

我好奇如猫, 便写将起来……

一直停在太容易放弃的“谦卑”里,在难以遗忘的执着中作茧自缚, 这是我的致命伤之一。也不过是其中一道伤口吧,不断淌血, 拒绝结疤。然后在渐渐苍白中结束了故事,这样而已。

那个叫做期待的崖边有着美丽的风景,不必等人站出任何的意义,只要任性地存在着就好了。悬崖高高的,隔开天界与死亡的坠落,让人看得因为心惊而更痴迷,也频频疑虑,纵身一跃的话是不是就将抵达粉身碎骨才能换得的极乐?

忘记了永恒的命名,那是早发的健忘症,又或者故意为之?不再勉强自己追忆漂在水里的混沌流年,多留心洒落水上的花叶图腾可能还能够瞥见未来?总之,人就是学不会把握当下把自己的时间感搞得不清不楚,然后说是因为错爱了某人某事某物 才会精神恍惚的瞬间击碎一世英名,好像很潇洒的样子。

早已不再的细腻与精致,标志着我已远离美的范畴,回到现实是必须的。那样才有办法保住尊严且生活下去。做梦的时候,可能还会漂流到哪个动人的避风港,在想象里风花雪月一番

是我得要学会的课,舍去不明所以的牵绊终究是要做到的任何的不安或不甘都是多余的,一步一步踩出的足迹遇上流沙都将荡然无存。没有告别, 没有留言,一切都归零。

拒绝好好失忆是我对宿命的抗议跺脚、摆手,滑稽的激烈动作是招牌的无用叛逆而已。最后累了便停下,感受到云淡风轻时, 还以为我赢了。原来, 是对手早就昂然离场。

还有的可能吗?从战场全身而退,仿佛没有经历过任何的伤痛?我也知道这是奢想是妄念,然而就是忍不住允许自己胡乱发挥倔强的霸道以为我真的是最特别的天之娇女啊
说是记得谁曾说过——时间还会回来,要我用泪眼守到天明。可是最后我却婆娑着眼眸睡着了,该死的,那就为故事画下了休止符,告终了,不曾挥手就从此永别了。

便走了的潇洒,我只为它温柔命名而此外便束手无策了。






一场必要的静音对话



路中央有树      却不是终点
杯子里有水      但不是露珠
按下静音键才有说话的可能
在四面封闭的心里呐喊
失声、失序、失落直到遗落

用最纤细的毛孔感受最微小的
改变
以及利用坚持活着的毅力
让对话进行   不断延伸
却必须是荆云你的
只有震动模式方可存在
呼吸作为隐形标点、标志、标语直到消失

是灵的
是魂的
是思的
还有
是我的

话题不断改变   无端幻化
空洞才有价值   充实都嫌做作
眼神是最洪亮的表达
泪水是涓涓的台词

是假的
是坏的
是丑的
还有
是我的

本质在空气里漂浮
价值永远没有声音
我都记得
你也一定记得
我们的对话总要做到
寂静无声
才有
意义诞生




Saturday, June 9, 2018

2018.06.09《夏午诗光——让感性与理性碰撞与沉淀》:我的活动选诗



1)《以为撞击造成不可弥补的碎裂

以为撞击造成不可弥补的裂痕
结果在这里的是
不断蔓延如霉菌的坏死迹象
说不完的故事一般
摇摆在凝结与解散之间             不定也不明
的存在

相信撞击造成不可弥补的裂痕
绝望
百无聊赖地隐藏在口袋里
等待也许
永远不会发生的邂逅
在宇宙间隙间
痛楚翻滚不得结果后才             垂着血泪放弃

当撞击造成不可弥补的裂痕
时间也瘫痪且动弹不得
只有梦境回到零点才算数
重新启动
那些坏死的情绪触角
遂骤然发现
原来               尚存默默修补之可能  

2)《等风的日子

不问理由
像是不特别挑选
而惊喜地
相遇

那时候风就来了
徐徐缓缓柔柔和和
说是与我一会
但不可是永恆

那时候风走了
静静悄悄鬼鬼祟祟
假装不曾来过
而是一阵幻觉

3)《不索》
喧嚣无法承诺平静
心中鼓声不断——
蹦跳颤抖如同恐慌无边无际
听到的只有自己

不能奢求
谁会履行对我的承诺
还是不要奢求
索讨之手可能只有虚无可以緊握

还是
归返空寂吧
无有得失取舍对错

便是收获














Wednesday, May 30, 2018

需要改变的, 究竟是什么?


 最近引起岛国一些民众的关注和议论的课题,让我觉得有些费解之处。由R字头学府带出的 “社会阶级问题”受到热议,自然有人认为名校以及出身名校的学子对非名校或邻里学校的学生怀有歧视,以致被视为来自两个极端的人无法理解与融合,更进而衍生出社会阶级问题被加剧的问题。面对这样的状况, 另一把声音出来了:我们需要改变。改变什么呢?由R字头学府派出学生与邻里学府的学生交流,更主动地拉近距离,企图填起鸿沟吗?然后又有人指出, 这做法似乎太做作,因刻意而显得虚伪,甚至更带有精英分子的优越主义。

结果看起来就只有左右两难,天堂地狱都无门。

这让我不禁想问的是:需要改变的, 究竟是什么?接着要问,“怎么改?”还有“改成什么样?”我没有什么解决方案可以提出,不过我认为问题的思考可能在未来带出一些结论,或退一步来看,也许能够鼓励国人在心态上做一些调整。

说起来,我也毕业自许多人眼中的“名校”。名牌中学和名牌高中未必一定产出名牌学生(我自认是“小时了了,大未必佳”的佳例),其实说穿了,人人有命有运,懂得把握良机活出人生胜利组的生命际遇大有人在,接受名牌加持后还是“平民百姓”的也有。我绝对属于后者,也不觉得特别不是滋味。可是能够确定的一点是, 我对培养我成为今天的我的母校是充满自豪的,但这份“骄傲”并不是高高凌驾于他人之上的傲气。我的教育历程教会我的是一种谦卑,且在努力求好以及抬头带着尊严生活的同时,不因为自己来自某某学校就觉得高人一等。

把眼光放回当下的讨论,我总觉得把“精英”或“精英主义”的标签死命贴在任何个人或学府上本身也是一个问题。R字头学府和岛国的其他一些名校确实培养出了成绩非常优秀的毕业生, 在实力方面有目共睹,也许在某个程度上有一些“害群之马”在言行间展现了娇纵的姿态 ,可是追根究底,让属于是高数的这些人得逞的不是社会的纵容吗?那一种早早就把学生和学校做了等级分类的价值判断才是决定歧视的存在的关键, 不是吗?

在大声说精英们不亲民之时,我们有没有想过当初定义“精英”与“平民”并在他们之间拉开天河之界的人是谁?没有面目的无名群众,他们(也包括“我们”)大概没有意图要去伤害自己或他人, 却在在地因为允许了不平等的价值观念从一开始便先行了,以致后来我们太容易都被牵着鼻子陷入批判精英、高呼“打倒精英主义”的迷思里。社会对于“成功”的了解以及认可的标准都以精英的水平为准了,不达标的就可能遭遇被边缘化的命运, 不是吗?然后把责任推给精英,责骂、讽刺、调侃不一而足。作为社会的一份子的我们有没有省思,对于个人成功与否的判断这些年来都无法超越血液成绩和文凭主义,这已经可能成为病态?

我无意站在“精英”那边说话,我本身更在意的是能否将精力转移到更有实际效益的检讨和改变上?例如在教育领域里,怎么做到让更多孩子趋近成功的门槛,在各有不同能力与强项的情况下得以学有所长、学有所用?

其他一切,我还在思索中。

Sunday, May 27, 2018

凝望:甜美的形状


一些日子的命名与形容让我哑口无言,像是突然罹患了失语症,在说不出所以然的情况下陷入全面的瘫痪似的。犹如蚂蚁必须像是被勾走了魂魄那般走过撒了糖粉的桌面,那一些日子过得几乎没有特别的感觉、温度。不痛不痒、不冷不热、不好不坏……形状不明。怎么办呢?怎么办呢?我焦躁地低声呢喃, 只因为在我被教养的价值体系里,“意义”之存在是真理一样神圣的, 不是吗?就像什么食物也都必须有个味道的标签贴上去——酸甜苦辣咸,最好不要出现暧昧的似是而非。可是事情偏偏不是那么简单明了的,越想一刀切就越是命运弄人一般,那刀锋偏偏是钝的,亦或是碰上腕力不足的时候,歪歪斜斜不成形的不完美形状是一块甜腻的蛋糕之死。蛋糕之死——美的夭亡吗?我从过日子说到舌尖上,也许是个一直改不掉的坏习惯,容易跑题。又或许,在难以名状的日子里跑跑题才是最适切的处理策略,一边东拉西扯, 一边寄望时间酝酿出一些奇迹,有可能,甜美的形状就在云端(还是指尖)?

Monday, May 21, 2018

凝望:在意的代价


雨下起来时,我开始回想过去的这一天。然后雨停了, 我决定“放下”。拿得起放得下是一直被人重复的至理名言,于我却总是知易行难,肩上扛着压得全身酸痛的担子,走得一步比一步艰难,拖得心力交瘁的程度越来越严重。有人告诉我, 你太在意了,才有这样的负担。一份在意就值得那么沉重的代价吗?听着雨滴不停打落的声音时, 我把问题摊开在自己面前。检视的过程如同一场手术,要厘清一片血肉模糊的疼痛究竟可以如何治愈,什么感染源要被清除掉方可避免伤口的感染……过于理智、科学的说法令我迷糊,叫我困惑。动着刀时也没什么信心能够成就什么,又或者心里有种自虐似的心理——不如阵亡。何等的壮烈, 不,那会不会只是愚蠢?心里最感性和柔软的部分频频发问,一副很在意的执着模样。有可能我逞强是没有意义的,也没有实际的效益,那么一切又是何苦呢?把自己的价值这个概念捧着想了又想,最后还是决定了。珍爱尽了力的疲倦的自己,把多些力气转移到增长应对生命的智慧上好了。站到窗边感受清凉时,我的脑子也清醒多了。


Sunday, May 20, 2018

凝望:发酵的旅途


有人说,学会爱之前,必须先学会恨。这说法听起来似乎违反逻辑,但仔细咀嚼后便明白过来那倒也未必,我想大概可以理解为一个发酵的过程吧。从充满粗砺的怨憎里慢慢地挑拣出还算得上细致的部分,加上一些打磨的努力,谁说不能产出一些美好的结果?当然不可以一味的乐观积极,想象一切都是完美的样子。发酵的旅途可能路经一些荆棘满布的地方,使人想要就此放弃,以为等不到香醇四溢便即将被糟粕掩埋。恨容易吞噬人,尤其是缺乏免疫力的心灵,爱的馨香仿佛从天堂降下一般遥远,可是也绝不是遥不可及。我依赖这一个信仰要求自己必须坚持。学会面对恨意,去耐心地理解和消化,才有可能在时间里提炼出温暖的爱。而那也不是旅途的结束啊,在一生的漫长里,来回摆荡的爱恨痴怨不会少,场场轮回不断,我只能祈祷自身是被强化和壮大的,能够发酵成带韵味的佳酿,静静地度过咽下最后一口气的流金岁月, 才不枉为人一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