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找哪一朵雲?

Wednesday, September 20, 2017

碎碎呢喃:疼痛记事

图片取自网络
身体的疼痛经验不少,来来去去,起起落落。所幸我几乎不记得自己有过痛得真是死去活来的经验,累积的芝麻绿豆却还是又总结一些学习的价值的。每个月的“女人病”我的状况算好的了,一两天的不适不至于整个打乱生活,我甚至悄悄练就了用写作来做“焦点转移”的技巧,摊在电脑前敲文字,到腰酸眼涩便去平躺,一般就会速速入眠,减少专注在酸痛上的时间。其他时候,疼痛没要走我所有的集中力时,我也会尝试去更仔细地端详它,甚至分解它的意义以便如邂逅一个人那样地认识它。疼痛在温柔的对待里往往会慢慢放下它的戒备,或许这表现的是它也希望被理解?它在被粗鲁责备时也有脾气,它的剧烈反应才使人痛苦吧。处理疼痛的策略和所用力道因人而异,我看来倒有些形同修行。能够尝试静下心,凝神与疼痛共处一小段时间,陪伴它再目送它,这也是相当有意思的过程。如果正好碰上忙得不可开交的时候,疼痛自己在不知道哪个时刻
消失得无影无踪,请相信我,它大概还有回来的日子,来完成我们的个性修持,来提醒我们对健康的关注。如果可以的话,我也尽可能不依靠药物止疼,因为麻痹不是问题的解决嘛,自己摸索出一些始末或许才会有更透彻的领悟。

Tuesday, September 19, 2017

碎碎呢喃:抵达

图片取自网络
眼看一场一场的旅程在生命里的起始,一个一个风里雨里的进行式们如期铺展开来,往往很难不感到激动。写下“每次行旅,不为抵达,而为途经……”这样的话,由衷地提醒自己不要只着眼结果而忽略了过程。时间拉得比较长的process是可能穿越各种风景与情境的经历汇集,五味杂陈,色彩明暗交织, 而抵达的关键是似乎更在于稍纵即逝的灵光乍现。难以把握好的transcience常散发使人着魔的吸引力,可是因此忽视那个让抵达有法子实现的内含催化剂般的过程,真的非常可惜。匆匆忙忙地赶赴的终点之约的无数人当中,真的有多少人会实实在在地有所领悟,懂得更加用心地去经营和体验过程的一段起起落落,学会如何应对一路上或许会碰上的不如意、不顺遂。途经的种种磨难,如果意志会越来越坚强,那绝对是一件值得开心的事。在一个个的小驿站稍作休息,也算得上是在演练一次抵达的姿势、过滤杂乱的心绪,是难得的彩排。尽力让行旅中的心和意识常常保持开放和灵活(还不见得必须时时快乐),允许肉眼和心眼一块儿take in the sights,一旦到了真的抵达某终点的时刻,我便能够以绝对优雅、从容的姿态享受那里准备好的美好,也会长长久久地记得旅途上发生过的大小趣事之滋味,以及在终点的欣然抵达。假如完全不紧张不惊慌不混乱,我实在要佩服这位。我相信的是:有了多多少少带点肾上腺素导致的兴奋,抵达的意义就会更加深远了。

Monday, September 18, 2017

碎碎呢喃:心累

很多人都说,没有要求就没有失望,这样的讲法其实颇有道理。眼下流行的“心累”一说法,我觉得和要求与失望的关系有关。当对某事的要求和实际情况之间存在落差时,心可能在被迫接受时感觉非常疲惫。每一个心跳的律动都是沉重的,和带着麻痹的身子移动的双脚一样。由内至外,从外返内的恶性循环之类的倦怠持续发酵,等着最终的膨胀,甚至爆发!然而在最极端的表现之前,我逃不过的是一种令意志消沉的难受,那个叫作心累的朦胧状态,其剥夺动力的杀伤力太强大,感觉上像是被某个漩涡吞噬了一般。心累,是一种心伤。伤得感受力都一塌糊涂了,真想完全静止下来,什么也不做(是瘫痪了什么都做不了?)。也确实“安静”了下来,但更像失语吧。无话可说的状态,或是骨鲠在喉?都是的,那复杂的情结掐得我好累好累。我能求饶吗?我能吗?但感觉却像在虚空的绝境里摸索不出逃生之路的茫然,希望真空的颓丧里,振作之不可能。心要跳多一下也那么无能为力啊。我还可以想象希望的轮廓么?我咬牙数着挣扎的微弱脉息,123……

提醒不是必然

昨晚睡前动了气,发简讯飙训斥了几个小家伙。布置的作业做过了说明,交代了交上的日期,有鉴于内容带点难度,我给予的完成时间也有相应的调整,可竟然有人来拗不想做?!难不成我给你准备了功课是当纪念品?要坐享其成,不要来我这里,以为我的良善是理所当然且可以拿来践踏的,这真是误会了。提醒大家做事,甚至带课本,不是我一定要做的事,而是你身为学生的基本责任啊。况且我自认是以浅白易懂的现代汉语交代说明,你有义务自己记下细节来,不是吗?怎么搞错了就变成我的错似的?是因为我没有亦步亦趋地提醒,孩子啊,以后在职场的人生不会有永远纵容你袒护你的人,耶没有人会无间断地一直提醒你帮忙你掩护你,我绝对不是在恫吓你,只是说在学校这个已经算是有适度呼吸空间和回转余地的环境里,你该尽的本分不应成为老师的负担吧?你必须学习担负起自己的学习责任,否则最后吃亏的没有别人。予以提醒是他人的善意,不是必然。予以提醒后你还视之如无物(装糊涂不可爱是可恶),后果也请自负了。

Saturday, September 16, 2017

碎碎呢喃:微尘众

图片取自网络——“龄官画蔷”
一时心血来潮,把蒋勋老师分享《红楼梦》中的小人物、小配角的youtube视频找出来听。听说着这些“微尘众”的故事,看似琐碎却都在整部小说庞大的脉络里做了精致的点缀。曹雪芹看似偏心,因为泼洒早主角儿的笔墨实在太丰富,但是看官再看一看的话便会欣然发现,曹雪芹其实除了聪明绝顶,还用心良苦,把琐琐碎碎的“小卡”们巧妙地安置在深如海、密若林的宁荣二府里,让他们发挥各自的作用,或许一时间锋芒深藏不露, 或许真的是再平凡、低贱、卑微不过却是主子们的丝绒袍子不可少的扣子、碎钻。Minor but indispensable,几笔淡墨已经带出心酸或幽怨。少了留个窟窿,有了加几分滋味的微尘众们遇上赏识他们的伯乐,蒋勋老师, 成为了他论说中的要角,我听起来也感觉尤其兴味盎然,心头舒畅。小人物也有自己的喜怒哀乐、悲欢离合,情欲流转的澎湃汹涌也许不如主角们的那么吸睛, 可是他们也是有血肉、有体温、有声音的真实人物(我坚信曹雪芹塑造的每一个小说人物都有一个现实世界的蓝本——他自己邂逅过的成长环境里的各类人物),就算是寥寥数笔, 也足以描绘出一个当下在小说的叙事舞台上高大明亮的存在。一如现实人生里的境况,无数的微尘众在人世的宇宙里星体闪烁,就算是再微小的一点亮光, 也无疑是它倾全力的发热发光了。 那唯有是感人与美丽的, 不是吗?
Top of Form


Friday, September 15, 2017

碎碎呢喃:香水

图片取自网络
我有两款爱用的香水,分别是绿茶和玫瑰的气味。前者是我日常的惯用香氛,后者则在比较特别的场合派上用场。看心情决定有不要添加一点额外 add-on,提神或定神都有可能,也是我在意识里每天进行的有趣小仪式。 喷上一点淡香的气息,让自己有点快乐的感觉,结果利人也利己。习惯了的馥郁在空气里轻声的自言自语,似乎也善解人意。我从来也不图旁人的注意,不过当有人留心到我喷的香水,那感觉还是有些小小的得意的。我不化妆,因为懒惰和害怕麻烦,相比之下,喷香水确实省事多了,何乐不为?现在在家和办公室都有一瓶Elizabeth Arden绿茶香水,有时候不必喷,打开盖子闻一闻也有些醒神功用, 有点神奇吧。玫瑰气味的香水稍微浓郁一些,持久力也比较强。“花语”喃喃,情调与绿茶的自然有所不同,偶尔用一用, 也能偶稍微转化心情, 如同置身英国式古典玫瑰园。气味带出空间的想像,超越各种空间的界限,也颇有趣。在特殊的情况下来点与平常不一样的气息,营造更特殊的氛围,就算只是自己的感觉良好, 也聊胜于无。至少在气味蒸发殆尽前, 我似乎在馥郁的分子间穿梭飞跃,过程绝对是一种享受。


Top of Form




Thursday, September 14, 2017

碎碎呢喃:相濡以沫

图片取自网络
我很喜欢也因此常找机会和同样教语文的同事聊天,可交换的故事以及学生“情报”总是源源不绝似的(大家属于同一个联盟吧)。平日大家各自为教学忙碌,就算一天内擦身而过几次,也难有好好深入谈话的时间。可是对话的期待总是存在的,而当天时地利人和的条件具足时,几个人终于能够坐下来天南地北地catch up,感觉实在很舒服、幸福。有种相濡以沫的默契始终在每个人的心里,为彼此加油打气,把耐心的耳朵借给对方是不言而喻的温馨交换。来杯热茶、加些甜点,你我诉说彼此心里的种种,提出关乎若干与学生和教学有关的奇难杂症,集思广益的结果不一定都能够找出答案或解决方法,可是经过宝贵的整理过程,惊魂得定、思绪得整,多多少少有些裨益。等话都说得七七八八以后,我觉得又能再出发了似的,相信朋友们也有同感。在大环境抛以我们类似的挑战时,不管是教授英文的同事还是和我一样教华文的同仁,大家都有许多挣扎和头痛的时刻,闷在心里无疑是难受的,所以向可以信赖的朋友倾吐, 又是清楚状况的同行,效果总彷佛事半功倍。相濡以沫,让踩在崎岖道路上的战士增添勇气,让明天带着希望降临, 我真是如此感念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