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找哪一朵雲?

Friday, February 24, 2017

碎碎呢喃:偶像

图片取自网络
年轻的时候,偶像很多。为了喜欢的一堆歌手、演员、作家心花怒放,为着他们的作品兴奋不已,全情投入欣赏和收藏,不亦乐乎。这没有什么不好,特别当精力还算旺盛时,感情的深度和广度齐备,偶像数目多且类型也多元, 也并不让人追得累,大概是因为喜欢不同口味的刺激。慢慢地,在生活中各种杂务和责任的重量增加的作用力下,心肌也会更常疲倦酸麻,为一大堆有距离感的人怦然心动似乎有点超过负荷,我的偶像就少了。真正能够打动我的几位大神,地位稳稳当然不在话下,没有什么“新货”加入也很自然。偶像是一个高大的存在,极美好或极有才华得不像世间凡人,倒像脱俗的神,为我带来仰望他/她们时的快感。仰慕和青睐他/她们的绝对不只有我,大家一起爱护某个偶像级人物,在不必认识的情况下,为同样的一个对象感动、震撼,其实也是一种美妙的关系吧。在过于容易陷落在自恋耽溺中的时代,借助偶像的厚实魅力提醒自己要尝试向他/她们的优点看齐,提醒自己进步的空间还很大,也不失为利益。我是从这一的角度看待偶像这件事的——无论是哪个领域的他/她们, 必然有我可以学习的地方,而精心关注最上乘的若干位,是一种情感的精打细算吧?

碎碎呢喃:怪咖

图片取自网络
我不怕承认自己是个怪咖。不折不扣的怪咖,或者说proudly idiosyncratic。对于我不入流的“怪”,我出来都不觉得是不好意思的理由,难为情什么呢?在言语和写作上喜欢自由不羁的表达,毕竟能够率性是人生的奢侈,有得享受就请不要浪费吧。怪咖会吸睛,又或许,多数人都不太想理会他们。可是无论是前者的有舞台可登,或是后者的靠角落独处,无论是热热闹闹、风风火火,还是冷冷清清、安安静静,生命都是在持续地积累着什么的,我相信。怪咖有怪咖自娱的方式,有时候也会乐于娱人。我喜欢说,我这么执拗地爱中文、爱写作,热衷阅读、藏书和艺文活动到发烧的程度,真的是一气呵成的怪咖脾性啊。只因为活着实在不需要用所谓的“正常性”过度束缚住自己,抹杀掉自己的特质。纵使这“特质”可能更多的是敝帚自珍,那么自得其乐地珍惜自己总没有错啊?如果可以怪得让人觉得我算得上是难忘的,也很有意思吧。做自己的明星,怪咖主义是还给己身宝贵的自在自若自爱自信,一个人坦诚地面对自己——是好是坏是喜是忧,都要骄傲地挺直腰杆。听见被偷偷说是怪咖的话,就嫣然一笑好了,那个笑容一定是美丽的无疑呀!用一种特殊的气质活出不一样的幸福,何乐不为?

Thursday, February 23, 2017

碎碎呢喃:放下

图片取自网络
在实践之前,谁知道let it go究竟能够改变什么?执著比放开来得容易,因为死命捉住的那感觉几乎每次都会被误当作是一种安全感,一个看似真切却是海市蜃楼的幻象。握紧的拳头里是空虚的,经历过许多次的落空依然改不了旧习性,一回回的苦苦攀缘与自认的坚持,其实终究是一场偏执的折磨。放开的,其实往往是自己那一颗故作坚强的玻璃心,是最渴望自由的囚犯——一次次被囚无奈地禁起来,只因为我的愚痴和固执。劝我放开许多事的人也不少,大家孜孜不倦的提醒都是对我的厚爱。想着便不免觉得有些惭愧,而那内疚说来也是应该被放开的包袱呢。放开某些太纠结的东西其实未必表示不在乎,有时候事实恰恰相反,不能够死守厮守,为什么不让它自由?让它自由了,说不准也是给自己自由,可以在更没有压力的情况下为它留存一份温度和温柔,不必任何人知道或认可,那或许才够得上真正的坚贞不渝、情深不灭。放下的,可以留在原地生根,好让背离它远走的我哪一天悄悄回头了,或许便铸成美好的再相遇、再聚首。经历了更多的自己,放开的也更多了,到时候可再拾起的,或许是一份惊喜?

Wednesday, February 22, 2017

碎碎呢喃:岁月静好

图片取自网络
“岁月静好”这四个字是张爱玲在与胡兰成结合的婚书上写的,后面还接着“现世安稳”。他们的故事结尾大家都知道,而2感性的读者(尤其是张迷)或许到今天还会为她喊冤,怨憎胡兰成,与此同时,我也同情她写下四字为或者连她自己也不看好的姻缘祈福,从一个女人的角度。在这个节骨眼上,我也在学习着知足,因此只要日子偶尔有几日的岁月静好,我便会提醒自己要欣然珍惜。只因为这四个字带给我很顺畅温婉的抚慰力量,让我在感情上有种依赖。然后当然因为实在不容易做到日日静好,偶尔为之,也是幸福了。能够安安稳稳地度过生活里的一些时光,不觉得惶恐或忧心,是一种挑战。过程越是艰难,越是要用心追求、用神寻觅,在动荡中力求可以稳住的平衡点。能够安静地经验一切,或许就有能耐在最令人困扰的水深火热中惊喜地感受到一些安慰、汲取一些力量。因此真正实际的“岁月静好”可能并非完全的安宁无事,而是在遇到风风雨雨时,有能力驾驭好自己那叶扁舟,勇敢地航过惊涛骇浪,并在转晴的时刻仍能够抬头挺胸,淡定自若。要相信坏事不会持续到永远,好的一番风景终会重现有心求好者的眼眸里,重复着张爱玲寓意美丽的那八个字,真的如同祷文,伴随我坚定向前。



Tuesday, February 21, 2017

碎碎呢喃:轻狂

图片取自网络 
没有过冲动和执着,实在不算年轻过,我是这么觉得的。就算我生来便是比较胆怯的类型而且被教养成不太会反抗的“乖乖牌”,在那段青春岁月里也勉强有一些轻狂的表现。 象是我对自己的文字天分的默默骄傲,不敢大声虚张声势却绝对因为有着一份对文字的不灭热情而不时为之投入相当可观的时间、精力和情感。我相信自己年轻时的爆发力是颇能续航的,当时,也因为有着精力旺盛的本钱而比较敢于进行过多种创作方面的尝试,玩花样是娱人也娱己的事。年少轻狂似乎是一个成长的必须印记,一个成年礼的关键仪式那般,虽然它或许会随着人的成熟与成长渐渐变得不那么显著或者明显有所收敛,它曾经打起的涟漪还是时间里的一椿记忆。仗着满怀的轻狂,谁会不去做一些难忘的冲动傻事呢?这也好让老来的回顾平添一些趣味和色彩,不是吗?一番意气风发时的傲气展现不失为一种生命活力的勃发,我偏爱乐观、正向地看待。或许,也可能唯有在生命短促的年少轻狂时才有勇气奔赴一些险境、踏查一些陌生的所在,以寻觅幸福为名义,以求索挚爱为目标。我不知道自己过去做一些事时的力量从何而来,现在已经无法复制了,我唯有在静默的缅怀里小心翼翼地摸着一根隐形的绳索,相信我还会懂得轻狂的感人之处,不要以一种世俗批判的眼光去否定自己经验过的无惧岁月。

     

碎碎呢喃:宿命

图片取自网络
不得不相信这件事,在一些别离与相遇的发生后。宿命是唯一的解释,带着必须而适量神秘感,把责任归于冥冥中操作的力量,用不同的方式和人类开玩笑或传达什么幽微讯息的force,给予当事人颇具难度的谜题去解,彷佛寻得了答案也就能够为人生的许多疑难杂症解码了。可是事情真的是这么相互联系的吗?也许不是哦,只是个人的攀缘附着和倔强偏执作祟。宿命不是容易解释得了的事情,要真想解说,常常都会支支吾吾地说得不清不楚,令人欲言又止,甚至会很怨恨自己那么语塞。可是也正是这样的难以言语说明,让我领悟到默默接受的美好。也许真是我不了解也不必要明白的神力安排让我与一些人分离以及和你相遇,在悄悄怀抱温柔温度的当儿,能够在你身边有一个安心的位置,这样的恩典已经是感恩的绝佳理由了。信仰 destiny的安排必然有序,把心交给它,再安然地度日,且乐于能够咋眼界里一直享受那个迷人身影的存在。在宿命还对我很好的时光里, 我会珍惜一切的。而我也爱想,是我们的宿命美妙地交际了吗?不需答案,我已忍不住那甜蜜的莞尔。

Sunday, February 19, 2017

碎碎呢喃:否定

图片取自网络
不是肯定,就是否定。就任何问题来说,能够取得明确答案,总是一种幸福。或许因为我性格里的偏执性很强,属于那种打破沙锅问到底的类型,所以总是很希望任何问题都能够得到解答。可是人生中的疑团未必都有解答。那许许多多挂上“悬案”标签的存在体,悬吊在我抬头凝望的夜空中,闪烁如星,我却无法解读箇中的秘密。是yes还是no啊,我反复地轻声探问,但已经不奢望答案。最美好的时光不该耗费在没完没了的追寻,不是吗?然而,接受干脆利落的否定除了是一种爽快,也带有一定程度的伤痛。所以基本上,在极度渴望被接纳的热切期待里遭遇打击,是考验人坚强的能力,是锻炼坚韧的自我疗愈功能。在很多情况下,早一点接受到否定,可能也是早一点获得解脱,可以趁着还有气力的时候把当下受伤的心灵部位修复好。被否定是无可避免的“挫折教育”,迟早都要接触到的,若是具备一些洞察力和自知之明,甚至可以从否定中提取出更多的益处。不过, 我当然不会说我是完全不在意遭遇否定的,毕竟我是凡夫俗子啊,对于生命挫败经历的承受有一定的限度。所以我渐渐学会了一定的掩藏和压抑以作为某种自我保护——掩藏和压抑一些欲念和心情,不轻易吐露, 不曝露可能造成自我伤害的真实内在。没法子,我终究还是怕痛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