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找哪一朵雲?

Thursday, March 23, 2017

碎碎呢喃:不问不答

和自己相处这么多年,太习以为常的是罗嗦的自问自答。我是天生的呱噪型,思考的跳跃性又大,常常胡思乱想,发挥过多的想象力。忍不住就和自己叽里呱啦地“聊”起来,没完没了……自问自答不一定有结论,有些时候反而把情绪搞得翻天覆地、颠三倒四。真搞得不知所措了又会对自己很恼怒,怨恨自己怎么把事情弄得那么不清不楚。累积了一定的经验后,我终于痛定思痛,并相当“自然”地过渡到了一个不太一样的阶段。告诉自己索性“不问不答”吧,尽可能试试看如此,然后看看得到的效果会不会有不同。这不表示我完全不启动思考的模式,不省思不辩证,而是不要把自弄得如一张broken old record,喋喋不休地轰炸自己。忍住不要冲动,别对脆弱疲惫的情绪开炮,也算是一种对自我的宽容。不问不答,并不代表充耳不闻,该留心的东西依然要留神要留心要留住,不是随随便便的放任。在表达焦虑或忧伤时纯粹释放憋太久的能量,而不是无止尽的问问问、要求答答答,没有回答就急急忙忙地认定麻烦无限扩大了,然后一个劲儿杞人忧天起来。何苦呢?作茧自缚而已。当然自己的风凉话也容易讲, 要真那么豁达地不问不答, 还是需要锻炼的。在面对困难或挫折时会记得来锻炼一下, 这本身就值得拍拍自己的肩膀了。最近我在练习中,是辛苦的, 不过我想也会有学习和收获吧。可能, “答案”就在里头?

诗作<写•字间困徒之声> (刊于2017.03.23《联合早报·现在》“文艺城”)

【一】

墨汁渗入纸张纤维的感念
声响细碎
痕迹纯粹
可我还是忍不住质疑
书写的神圣性
是不是虚荣的自夸
还是没有理喻的焦虑
啃咬坏死神经
并宣称——这是重生
无法解释的咒语一般
那些滔滔絮絮
是否只是
绝望的啼鸣
纸上无法振翅的永恒
囚困

【二】

是那么执意
想要和光线一起洒在
不怕泼出去的
自己
无法凝聚归返
那些不假思索的
那些任意妄为的
伪装做自由
算不算寥寥安慰
还是只有我闭上眼
选择不去理会
或者
当这些别扭怪诞的涂涂写写
是美丽的符号

【三】

我拒绝以矫情修葺丑态
自然地别扭
倾斜得坦然
匍匐纸上的旅程没有明确
之抵达并无关系
就算是一场任性的流浪吧
故事呢喃流透
规矩有致的纤维
恣意蔓延直到没有灵感的
天荒地老
而容颜还是那个模样
最是生涩与原始
行行不加修饰地
叙述如置身迷宫中的

自己

Friday, March 17, 2017

碎碎呢喃:面对恐惧

当遇到恐惧,我承认我是最快腿软的。要说正能量的集合,我又往往是迟钝儿,动作慢因为欠缺动力。我的动力都用在发抖、感叹和担忧上了。这是我最真实的脆弱面,懦弱是很不好的习惯。负能量会爆表,四下仿佛坠入无止尽的黑暗……谁能拯救我啊?微弱的求救之声在我耳际仿佛爆炸,但或许从来没有离开我的胸腔。恐惧会不会阻止旭日东升呢?杞人忧天着的我已经快哭丧脸了吧。可是(幸亏有可是),转折还是出现了。不尽然是从天而降来拯救的超人,我早已经到了不会痴心奢望这一点的年纪,没有期待也就免去失望啊。只是心里突然有一把声音说,你怎么忘了阴阳相生相克呀?很适时的提醒呀,或许冥冥中真的有股力量是要破茧而出的,黑暗不会永远不灭,有它才可能产生让光亮照射出来的缝隙嘛。恐惧不会不存在,那还有勇气和坚毅啊,发抖发久了也会厌倦的,那时候可能就是一个关键时刻的到来,人就会接着下定决心振作起来。我经历过类似的事, 怎么忘记了呢?腿软归腿软,但是只要腿还在,就有再站起来走下去、走出去、走开去的机会。正能量也许会慢慢暖起身、抬起头,再度穿过我僵硬的身躯?大概这将要发生了,一个低潮期是必要的整装提醒, 让如我这种比较胆怯的人学习怎么更好地武装起自己,在生命的下坡路上也别忘了下一步就要准备往回、往上、向着光亮倔强迈步了!


碎碎呢喃:感恩不“『经』天『痛』地”

图片取自网络
今天写一下一点大家或许会觉得微不足道的事。其实无论日子过得感觉再不堪、再不顺遂,庆幸生活中也还挖掘得出值得感恩的事情。真心觉得,身为女人,不“『经』天『痛』地”就值得感恩了,而我必须承认,佛菩萨在这方面也真的对我厚爱有加了。怎么说嘞?每月“困扰”降临的时间不但是计算得到的,也是我直觉感应得到的——情绪会明显波动、人会特别容易疲倦,都是很典型的症状吧。佛菩萨们对我的恩典便是经常在最“好”的时段让生理期来到:腹部一定会抽筋的生理期首日避过我一周最忙的上课日,或是和出国度假的时段错开,还有最妙的,睡觉时绝对不会而一定在我睡醒了才“发难”(以致造成清理的麻烦)。在关键的时间点赦免我身体的不适、心理的难受, 真的让我心怀感恩啊。生理期到来,难免经痛,说没有“『经』天『痛』地”也不见得就轻松如常。情绪的过山车依旧超速奔驰,有时候吓坏人也吓坏自己。佛菩萨倒也关心到这点,让我生理期时的睡眠似乎比平常深沉,不会痛到睡不着,这点对于调适心情是至关重要的。还有好些年要挨过去的, 女人要优雅地“经”历生命,我相信是需要运气的。一边按摩微酸的腹部,一边感念佛菩萨的眷顾,再来一杯温开水,不辜负保佑,自救自爱也是必须的。


Saturday, March 11, 2017

碎碎呢喃:放|假

图片取自网络
到了一个阶段,人不得不放慢脚步,稍作休息吧。允许自己享受一点放空的余裕,一丁点就好,在慌忙的生命隧道里靠一下边、喘一口气。或许,还可以掉几滴宣泄的眼泪。放心,你不孤独,许多人也需要并必将经历类似的历程。放假,是真是假,是长是短,很多时候取决于人的心态。越难积极就越会在奋力大气精神以致达成目标后得到满足。需要放开、放下,给予自己一个暂时不理会各种纷扰的小窗口,即便那只是临时开辟的管道, 却是必须的。还有不必压抑的泪水,夹带着疲惫和郁结的负能量,被容许静静流淌……释放情绪的作用力可以催化出一股勇气,我深信箇中的疗愈功效。这让人能够一面洗涤被尘嚣沾染的灵魂, 一面回归真我的状态,就算只是短短的一段时间也还是好的。因为太多的死撑和强颜欢笑会磨损人的心志和灵魂,不是吗?而假期太短的苦楚又是一种生活的锻炼和得扛上双肩的承担。脚步放缓的节奏不能一直绵延下去,之前的迅速和利落必须及时恢复过来。放假是充电的契机,充满了电源还要能够让它涓涓流长……这么循环下去,放假的意义一直都在。



Wednesday, March 8, 2017

碎碎呢喃:梦回

毕加索《梦 Le Rêve
图片取自网络
今天发生的怪事是:在经历了八、九年完全不会做梦的睡眠状态后做了第一场梦,除了很意外,还是好奇这是否意味着“梦回”并会继续发生?究竟想不想继续,我也不知道耶。我想我会害怕所谓的“日有所思夜有所梦”,那仿佛是没完没了的“to be continued”们的堆砌,很无聊也很无奈吧。犹记当年,“突然”就不做梦了,当然也有一点惊吓和纳闷,不过没有梦就没有梦啦,一夜睡眠如同置身在关闭的影院放映厅,没戏。慢慢的, 习惯了那安逸静谧的休息状态,也自心底喜欢那真正放空的状态。心里记挂的人或事都留在清醒的光天化日下而不会进入我私密的眠梦领域——这是好是坏呢?在没有选择的情况下,只有告诉自己是好的吧。没有脑波静不下来所造成的诸多“干扰”,一夜的魔术时光真的很安静地流淌着一般,换回来的价值更大?回忆昨夜了连串的短小梦境或是一个绵长的“大制作”会使人觉得疲累,还可能遗憾怎么就只是梦而非真啊?所以,或许无梦对心理健康更有益处?总之,梦回会不会stay还是未知数,一如生命里的种种惊/喜,就等着人自己去发现和体会了。挥手和今天的梦中人打个招呼,会否再见,随缘而已了。

Tuesday, March 7, 2017

碎碎呢喃:爱就足矣

图片取自网络 
英国诗人威廉莫里斯有诗句:愛就足矣,哪怕萬物凋零。诗人藉由感性的想象与沉溺,让爱被赋予了无限大的力量,甚至能够违反自然的规律,不让残酷的万物凋零发生。爱能够阻挡无情的毁灭,但它本身也可蕴含一种破坏性巨大的潜力。因此就创造性或破坏性,爱的潜能都是绰绰有余的。人心装载了爱,也就需要绝大的勇气来驾驭它,以免它伤害自己,也伤害所爱的人。但是,要时时都怀着爱来生活是极不容易的事,因为自身的不完美,导致对爱的把握不甚稳当, 有时候容易失了分寸、乱了阵脚。有爱真的就足够了吗?对于修补性格中的种种裂痕、补足缺陷,我总会缺乏信心。爱你的能力是我不断想要锻炼的,可是理性或知性的期待不代表一定能够达成,感性的欲求要够强烈, 才有真正的续航力吧。爱自己还是爱你更多呢, 我不禁多次自问,因为有了质疑而弱化了纯粹的爱的力量。我想,唯有当我能够再度鼓起勇气不问回报、不问得失地纵入“爱就足矣”的信仰时,我也就不会再惧怕任何的凋零,而相信爱的永恒之力。